追蹤
胡思的喃喃自語
關於部落格
胡思,總是在胡思
  • 7816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姊姊的守護者》

我想到了我妹妹。她現在很好,身懷六甲,滿心期待著她將到來的小孩。誰能想到在兩年九個月之前,我們差一點失去她。這兩年多來,我不敢將那時發生的事情訴諸筆下,也許是因為我不斷地逃避那一種面臨矛盾的掙扎歷程。我們的結局是好的,我妹妹活回來了。大家都高興她能活回來,包括她自己。即使如此,仍然不代表當時發生的一切都已經遠離我們的生命。我們只是,很有默契地不再提起那些讓我們心碎的時刻。 這本書,就這樣不預警地撞擊到生命裡的時間黑洞,一把將那些記憶拉扯出來。小說裡生病的主角凱特,在厭倦了不斷被痛苦延長的生命 13 年後,誠懇的要求作為完美捐贈者的妹妹安娜,讓她去死,不要捐出可能是她唯一活下來希望的腎臟。安娜對父母提起醫療自主權的訴訟貫穿整部小說,而直到最後我們才看到,安娜提起訴訟唯一的理由不是她自私,而是凱特想死。凱特為了給安娜自由,正如安娜給凱特生命一般。 真相跟道德無關。 我們不斷地以道德指引或要求生活,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只不過是因為我們大部分時候不需要認真面對人性的真相。 人性的真相是,我們不斷在矛盾的漩渦裡掙扎,人不可能什麼都要,什麼事情都有代價,而且沒有絕對的對錯。 我想我痛哭的原因是:安娜跟凱特比她們的媽媽更清楚,愛不只是要珍惜,還要懂得放手。也許,還有,我曾經放手過,卻因此重新有機會握住它。 所以,我也原諒了作者用一個偷懶的方法結束故事。畢竟,那還不失為一個可用的方法,事實上也還算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