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胡思的喃喃自語
關於部落格
胡思,總是在胡思
  • 7753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深夜,路燈下

自由的另一張臉是一幅不帶有寂寞味道的孤獨肖像。就在我揭下布幔,喜悅地展現著自由的同時,孤獨順著賁張的血液,在心裡升起它的旗幟。我擱下書,聆聽身後樹林裡,各種蟲的嘶鳴聲。遠方的城市儘管號稱不夜,卻也在樹林之後閉上了眼。 我非常喜歡在半夜望著山下的城市,彷若可以就此超脫凡塵與俗世紛擾。而總是期望著太陽就此沈睡不起。 我坐在這裡發現自己經常忘記呼吸。快點大吸一口!我想寫些什麼給妳,卻在心上打好草稿後,下筆停滯。我們合力將我腦袋裡幾個愛發言的角色整合成了現在的我,卻忘了他們在我的書寫過程中總是貢獻良多。 我想告訴妳些什麼呢?在我正式踏上自我療癒路途起點的此時。數隻蚊子騷擾著我以求取一頓飽餐---冒著生命危險。 若我為自己冒個險,那會是什麼? 我驚訝地發現自己符合 Freud 所提的口腔期停滯。我望著自己十指末稍被啃噬得光禿禿的指甲片,這叫咬甲癖(onychophagia)吧? !(雖說關於咬甲癖的心理理論一直沒有定論)但我打從心裡同意自己絕對具有輕微的強迫性格。或許妳早已從我的指甲猜到,並且從我們多年來的談話中確認了此事。而我一直想起妳曾推論我的焦慮與害怕---那些被我深深埋藏的---早在我尚未意識到它們時,便在我心裡種下了根苗。我在我凹凸不平的短甲上看到了那些根苗開花結果。我想,這就是為何我永遠改不掉啃咬指甲的壞習慣。或者我一直不想改掉它。即使我慢慢又拿起筆抒發我的焦慮,我仍在文字間隱藏,給它們戴上理智化的面具。推想這些仍不足以消解我內心像地底湧泉一般,不斷生成的焦慮。 我已經無法阻止自己成為一股不斷產生焦慮的湧泉,那已是我的血和我的肉。我對生命與外在世界的理解都靠著這股泉水滋潤灌溉。遏止它,便殺死了我。 下雨了,我得收拾回去了。願我的焦慮能在夢中安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