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的喃喃自語

關於部落格
胡思,總是在胡思
  • 7502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年的尾聲

我會開始懷舊起來。 細數著每一個在我生命中走過、留下痕跡的重大事件,懷念著每一個曾有緣跟我走過人生不同階段的親朋好友。是的,我是一個經常緬懷過去的人。《世界是平的》作者 Thomas L. Friedman 說:「在回憶多於夢想的社會裡,太多人耗太多光陰在沉湎過去。他們藉著咀嚼過去,來看見尊嚴、肯定、自我價值,而不是耕耘現在。而且過去還不是真的過去,而是想像及粉飾的過去。」我不知道我想著的過去是不是「真的」過去,抑或是「想像的」過去。但是,那就是我腦子裡的過去,無關真假實幻。人生不也是這樣真真假假?誰能完全確定真假是怎麼一回事?不是嗎? 最近幾年,時間失去了次序、長度跟意義。我經常想不起來某些重大事件的時間,甚至各重大事件的先後順序。我的記憶力本來就不好,這下子,彷彿生活在一鍋事件煮成的大滷湯裡,左邊撈到一沱芶芡過的蛋花,右邊撞來一塊豆腐,搞不清楚什麼時候打了蛋,又是什麼時候放了豆腐。還好,蛋花仍是蛋花,豆腐也沒有因此變成了蛋花。 不過,我一直有紀錄的習慣。必要的時候,我可以翻出日記、床頭札記、電腦文件、網路部落格,一一把每件事放到它歸屬的時間框框裡。但,我很久沒做這件事了!因為時間的次序似乎已不再那麼重要,人生的際遇不完全是發生在同一條只會往前走的時間履帶上。有一些事情,發生過後,就被封存在一個氣泡泡當中,四處飄著。你又能拿什麼樣的時間框框去定住它呢? 然而,年與年的縫隙帶來清楚的時間感。只有這個時候,我會感覺到時間的單一方向性(或許,這種單向性也只是一種想像)。在這麼清楚的感覺裡,驀然發現,有些你以為一直蟄伏在肺葉深處,每一次呼吸彷彿都聞到它的事件,早在八百年前就遠離了。有些你以為早就告別的事件,還活生生地貼著心肌,每一次心跳都帶來新的記憶。 時間如此,生命如此。 我總是在懷舊結束的時候,流下啞掉的眼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