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胡思的喃喃自語
關於部落格
胡思,總是在胡思
  • 7816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實習旁記

那是一個很平凡的日子,天氣涼爽得宜,也沒有下雨。反正就是一個你永遠不會特別覺得奇怪的日子。我正在生殖中心實習。這是一個外人眼中神秘的單位,就是一些技術人員和醫師共同取代夫婦間某種功能的地方,上帝和送子娘娘感到最無力施展之處。 此刻正是下午時分,在學姐細心指導我們看過顯微鏡下的人工製造蝌蚪之後,有位住院醫師正興致勃勃地和我們談論醫學科技如何取代上帝的法力---當然,免不了告訴我們,美好前途在此,只要提昇成功率,真是享用不盡!(不過,我想,老天爺也有無能為力之時,人類嘛,盡人事也就罷了!)而隔壁諮詢室內的學姐正和來了多次的病人對談。 忽然,一聲好大聲的「碰」。 我們都以為是工程進行間,某樣重物落了地(誰都曉得xx醫院常常有些工程在進行)。談話只沈默了五秒鐘,就再度熱烈展開:一個月有多少case?每個case花費多少?(有人聽到成本和利潤時會特別興奮---原來不止「見錢眼開」,世界上還有一種叫「聽錢耳開」。)隔壁傳來一聲喜悅的歡呼:恭禧你懷孕了!(有時,氣氛會穿過有形的物體。)這個聊天的空間一下子就充滿了可以令人會心一笑的愉悅(不只是歡呼聲傳來的,還有來自學長口中那個數字背後代表的意義。) 直到學長停止談話,我們才注意到那個令他暫時住口的廣播:九九九,九九九,xx大樓三樓陽台(那次應該已是第三或第四次廣播了吧!)咦?那不是就在我們實習單位嗎?全體起立,迅速奔向陽台。那個陽台唯一可用正常方式出入的門在五秒鐘後被我們打開。 一群急救人員在不到三分鐘內出現在我們身後那個狹窄的長廊(也許不到一分鐘。時間在當時沒有被人用碼錶確切地計算)。 你覺得我看到什麼?我看到最諷刺的對比畫面。一個人(連男人或女人都不易分清)俯臥在陽台上,呈現一個也許很舒服的姿勢(我想,只有上帝知道那樣舒不舒服)。距他身躺處約莫一公尺處,粉紅色漿液散佈水泥平台之上(也可能我看錯顏色和形狀,但是直覺有時比視覺更接近事實。)必然此刻只有上帝知道此人有何感覺?我只知道隔著玻璃窗的這邊剛剛才誕生一個新生命,而玻璃窗的那邊卻不肯讓這個世界佔便宜的隨之奪走一條生命(聽說有一個定律說世界的總質能不變。原來生命也被計算成這個定律內的物理量。)我現在明確知道沒有工程在陽台或陽台上空進行。「碰」的聲音來自一個自由落體的水泥地碰撞運動,整個運動過程符合以下兩個定律:總質能不變和質能之間互變(全身重量轉變為一聲巨響)。 據說西元一九三七年僥倖逃出南京的人,事後會以為那是一場夢或是戰爭畫冊的一頁。我想,我開始了解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接下來,拍照、通知家屬...........都絕對沒有我的事。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像諮詢室內的學姐在跟下一個今天不夠幸運到可以歡呼的病人說:不要受到影響!要保持愉快心情。只是,我可能要想辦法抹去那個荒謬的想法:人的靈魂會不會找最近的軀殼進駐---如果他被允許再度流轉到人世間的話! ( 1996 舊作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